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这些经典徽标是咱长春人设计的

时间:2017-10-25 16:26:13  来源:长春日报  作者:

7.jpg

  □ 许长久

  编者按

  在各行各业众多的徽标中,中国铁路徽标无疑是深入人心的一个。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徽标是由在长春工作、生活多年的陈玉昶设计的。上世纪9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一般都对绿皮火车有着很深的印象,而它们头顶铁路徽标呼啸而过的场景更是那个年代出行的普遍记忆。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由这一徽标代表的中国铁路也不断焕发新的生机,为人们带来全新的出行体验。

  除了中国铁路徽标,还有一些影响深远的徽标出自长春人之手,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这些经典徽标诞生的故事。

  中国铁路路徽设计者——陈玉昶

  新中国成立以来,作为经济发展大动脉的铁路不断发展壮大。下面就来说说伴随中国铁路几十年风雨历程的路徽,它的设计者是在长春工作、生活多年的陈玉昶。

  陈玉昶,满族,1912年出生。1938年从日本山口高等商业专门学校毕业。1949年1月12日,陈玉昶从长春市政府调往中央交通部工作,1961年调往吉林省交通厅,1966年下放到吉林省汽车修配厂,均担任技术工作。1969年病逝于长春。陈玉昶在长春工作、生活多年,是个名副其实的长春人。

  1949年5月,新中国诞生前夕,当时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铁道部在报纸上发出公告,广泛征集新中国铁路路徽。当时在国家交通部供职的37岁的陈玉昶,利用自己的美术专长,很快就设计出来了,他选取自己最满意的两幅作品,送往铁道部铁路路徽征集办公室。铁路路徽征集通告发出后,共收到全国各地的设计图案3248种。铁路部门将全部应征图案予以编号,广泛征求铁路干部工人的意见,同时聘请中共中央宣传部、北京市文化艺术工作者联合会专家,共同参加评比,陈玉昶设计的铁路路徽获得全票通过,并报请有关部门审议批准。1950年1月2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国家铁道部公告,公布了一等奖陈玉昶的铁路路徽设计图案,并宣布一等奖设计者可获得400公斤小米的“重奖”。

  一份关于铁路路徽的宣传材料这样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路徽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设计制作的国家级经典作品。路徽徽体是由变体的“工人”组合构成的。“人”字呈环形围绕在“工”字上方,好似出生的太阳,有东方之意,象征光明、祥和、自由,配以鲜艳的颜色,让人想起旭日东升;“工”字在下,变体的“工”字正好与铁路铁轨的横切面形状相吻合,赋予意义。“工”字下面一横拉长,又代表了地平线,给人以安全、脚踏实地之感。整体观看此徽标,形状上既与国徽的形状相似,透出浓浓的亲切感,彰显爱国主义心理;又是“工人”两字组成的蒸汽火车头,带头行驶在新中国社会主义大道上,透出“工人阶级所领导”的党性。从颜色看,该路徽以红色为背景图案,白色为徽标颜色,更加醒目突出,并适合当时的时代特色……

  中国艺术节节徽主体图案设计者——高清久

  中国艺术节是具有全国性、群众性的重要国家文化艺术节日。1987年秋,首届中国艺术节在首都北京举办。当年,中国艺术节节徽主体图案设计者高清久,还是个风华正茂的长春青年。如今,即将迈入知天命之年的他对当年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高清久从小酷爱雕刻、绘画及美术设计。1987年2月,19岁的高清久中专毕业后就来到长春市刻字厂当学徒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中国美术报》第六期上看到中国艺术节筹委会征集节徽的消息,决心试一试。高清久下班后,吃完饭就钻进自己的小屋里,反复构思琢磨、推敲,设计草图画了一张又一张。最后,他从数张设计图纸中,挑选出自己最满意的图案,到邮局用挂号信的方式,寄给了中国艺术节节徽征集办公室。

  那是4月上旬的一天,高清久清楚地记得,他随着厂装修队在吉林市中兴街一家店铺施工,单位领导派人给他送来了中国美术馆的一份公函,上面用毛笔写道:“人事科同志,在中国艺术节节徽设计征集中,贵厂高清久同志曾投稿,其主要设计图案我们拟选用。”落款是“中国美术馆展览陈列部”。

  1987年8月22日,从北京寄来一封信,这次是直接寄给高清久的,上面的一行文字让他激动不已:“祝贺您的设计方案,主体部分被选用!”随信函寄来了文化部艺术事业管理局编印的《艺术通讯》杂志,刊发了一篇相关报道,对新设计的中国艺术节节徽给予说明:“中国艺术节节徽为圆形,中心图案为古体‘艺’字变形,周围环以‘中国艺术节’中、英文字样。中心图案既象征手捧花束的人,又象征展翅欲飞的鸟,寓意中国的艺术将向新的高度腾飞。白色图案衬以绿色背景,象征中国艺术节春意盎然、蓬勃发展的一派繁荣景象。节徽主体图案为长春刻字厂高清久设计。”从高清久节徽设计原始图稿,到完成制作,有两位中国美术界大师也参与其中,进行了节徽的再创作。一位是时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设计系主任、副教授陈汉民,另一位是时任国家邮电部邮票发行局设计室副主任、著名邮票设计师卢天骄。他们的参与,使这枚节徽锦上添花。如今,中国艺术节已经举办了十一届,这个精美的节徽也伴随人们走过了三十个春秋。

  长影厂标“工农兵”塑像设计者——朱维阁

  长春电影制片厂厂标“工农兵”塑像,长影人亲切地称之为“小金人”,这个经典徽标的设计者是长影著名电影美术设计师朱维阁。长春电影制片厂厂标经历了5个阶段,最后由朱维阁设计的厂标成为传世经典之作。

  朱维阁,原名朱革,1919年3月出生,山西太原人。1948年5月,27岁的朱维阁随西北电影工学队23名成员,辗转来到东北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前身)。作为擅长人物绘画的美术师,他刚来不久,便在纪录片《东影保育院》和故事片《回到自己队伍中来》《中华女儿》《光荣人家》《遥远的乡村》中担任美术设计工作。

  东北电影制片厂最早的厂标借鉴了前苏联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厂徽,由东影厂美工组集体创作,这个厂标一般用于节日和厂庆活动。而用于影片的厂标,则是时任东影厂党总支部书记兼艺术处处长陈波儿在一次艺术干部创作会议上率先提出来的。她说:“我们东北电影制片厂广大艺术骨干是从革命圣地延安过来的,亲耳聆听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我们电影工作者要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要写工农兵,要拍工农兵。我们电影制片厂的厂徽也应该将‘工农兵’形象反映出来。”厂里决定将设计厂标的任务交给擅长画人物肖像的美术师朱维阁。他用了10天时间琢磨、构思、画草图,最后从中选出一幅“工农兵”侧面像,拿到厂部审核。没过多久,东北电影制片厂新厂标“工农兵”侧身造型塑像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塑造完成。这座古铜色塑像底座长1.3米,高1.4米,披着红绸布、乘专车抵达长春。厂里决定,在陈波儿编剧、许珂导演的故事影片《光芒万丈》中,首次使用“工农兵”塑像厂标。从1949年到1954年,东北电影制片厂拍摄出品的34部艺术片中,有20部使用了“工农兵”塑像厂标。1955年2月,东北电影制片厂改名为长春电影制片厂。为了突出新厂名,老厂标曾一度停用。

  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上映的故事影片《白衣战士》,破例使用由刘学尧设计的“工农兵”正面像厂标,为手工绘画,此厂标仅使用一次。

  1971年至1972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彩色现代京剧影片《沙家浜》《奇袭白虎团》,为了适应当时的形势,长影又重新设计了厂标,也是“工农兵”正面像。与以往不同的是,画面中间的工人右手高举一本毛主席语录。

  1973年元旦,周恩来总理接见部分电影、戏剧、音乐工作者,明确指出:现在电影太少,要把这个空白填上。长春电影制片厂在1974年春节期间,向全国人民奉上3部故事影片《艳阳天》《青松岭》《战洪图》,并启用新厂标,仍然是“工农兵”人物正面造型塑像,设计者是长影美术师胡裴,据说是根据长影3位演员造型设计的。从1973年到1982年,长影厂标使用多种图案,呈多样化。1983年停用,以后长影出品的影片全部用厂名代替。1995年10月,长春电影制片厂在建厂50周年活动中悬挂朱维阁最早设计的厂标,这一厂标被正式确认并保留下来。

  朱维阁完成厂标创作任务后,曾出任东北影片经理公司负责人,几年后从事长影工农兵影剧院广告宣传工作。1958年,长影设总编办公室,朱维阁调往此处,任《长春电影画报》《电影文学》栏目美术编辑,直至退休。

  一汽厂标设计者——吕彦斌

  吕彦斌,1920年出生,天津人。由于父亲早逝,吕彦斌很小便来到伯父家生活,在北京读书。1937年,他临毕业时正赶上七七事变,便辗转到西南联合大学读书,1946年回到北京。1948年9月,吕彦斌从清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天津汽车制配厂,一干就是4年多,积累了不少造车经验。1953年7月10日,吕彦斌被调往长春,到当时的“652厂”(即后来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作。在这里,他画出了新中国第一张汽车结构剖视图,设计了一汽开工纪念章和厂标,并于1956年被任命为一汽设计处车身科首任科长。

  1956年4月21日,副厂长孟少农找来吕彦斌,对他说:“老吕啊,我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652厂不是1953年7月15日开工建设的吗,你设计一个开工纪念章,到时候给大家一人发一个。”吕彦斌二话没说,连续几天,一口气设计了好几个徽章图样,其中一个被采用。在1956年10月15日一汽开工生产的日子,厂里决定将首批纪念章发给外国专家,留做纪念。同年12月27日,厂里将开工纪念章发给2万多名职工,鼓励他们为汽车工业作出更大的贡献。

  1957年8月,孟少农副厂长又把一汽厂标的设计工作交给了吕彦斌。他告诉吕彦斌,美国福特公司的厂徽在1910年就设计出来了,一直延用到现在,成了知名品牌。他还说:“商标越老越值钱,尤其是当你的工厂生产的汽车成为名牌后,别人一看到你的商标,就会相信你这个车的质量,所以商标很重要。”经他这么一说,吕彦斌也认为设计厂标这件事非同小可,一定要让厂标简练,有民族特色。

  吕彦斌一共设计了几十种厂标图案,厂部领导开会讨论多次,层层筛选,最后选中被一汽人称为‘小蝴蝶’的厂标图案。这个图案由一个椭圆形内的阿拉伯数字‘1’与变形的“汽”字组成,代表一汽。‘1’与“汽”组成一个雄鹰展翅的形象,象征着中国汽车工业从这里腾飞。最早的厂徽出现在一汽卡车方向盘的喇叭按钮上。1964年,一汽设计处发文要求,今后一汽制定的工厂标准,包括生产的车型、重要零部件以及职工宿舍必须有厂徽标记。这个厂徽伴随一汽走过了60多年的发展历程,一直沿用到今天。 (作者为长春历史研究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